作者 主题: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7  (阅读 1247 次)

副标题: 瓦提里亚魔女·法兰尼亚之灾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1003
  • 苹果币: 6
【LOG】剑与魔法的编年史·重启07
« 于: 2015-01-12, 周一 23:41:14 »
21:06<ST> ——————————————————————————————————————————————————————————
21:09<ST> 作为一名被俗称为‘蛮人’的北方人,亚德里恩还是第一次踏上南方的土地。
21:10<ST> 虽然严格地说,在大陆公认的地理学上,瓦提里亚也谈不上什么南方。
21:10<亚德里恩> “温暖的地方……软弱的人”
21:10* 亚德里恩 从鼻子发出不屑的哼声
21:11<ST> 但是在春季万物化冻,温暖斜阳迫使着人脱掉外套的气候,对于习惯年中有11个月是冰封季节的亚德里恩来说已经足够算得上是南边了。
21:12<ST> 而对于瓦提里亚的人民来说,这个从海中来的男人就和北方凛冽不定的凶暴寒流一样,叫人退避三舍。
21:13<ST> 虽然瓦提里亚王在接获使节的回报后就日夜遣人在港口望哨,等候着亚德里恩的登陆
21:13<ST> 但没人想到这位北方战士没有搭任何一条船,而是牵着一头数十尺长,饿得发昏的原龙在一个小渔镇上了岸。
21:14<ST> 当天镇上就少了两匹马。
21:14<ST> 当然亚德里恩本人只吃了一头而已。
21:15<ST> 九尺大汉和怪物的组合吓倒了赶来的哨卫,也几乎引起了混乱的战事。
21:16<ST> 但是一切剑拔弩张或神经质似的防卫举措,都在一名骑着白马的美丽女郎的出现下得以缓解。
21:17<ST> 这名女子一头黑发长及腰际,皓白的手腕上戴着十来串颜色各异的珠宝,一身白袍之下再无衣物,妖娆的曲线毕露无遗。
21:17<ST> 不过无论是商人,渔民或是士兵对其均肃然起敬,在北方,一个女人要赢得这样的眼神,她得有铁块似的肌肉或者至少生过二十个儿子的战绩才行。
21:18<亚德里恩> “女人,你是谁?”
21:18<ST> “想必您就是肯塞王的外甥,无敌的大战士亚德里恩大人。”
21:18<ST> “我是妮妮安亚,皇后的贴身侍从。”
21:19<亚德里恩> “嗯……那么,皇后呢?为什么不是她亲自来到这里?”
21:19<ST> “我的主人告诉我,今天将会有一头伟大的雄狮在瓦提里亚现身。”
21:20<ST> “为此她必须亲自张罗好接待您的场所。”
21:21<ST> “应我的主人与瓦提里亚最高的统治者的命令,将您迅速地带到那里是我的使命,也是瓦提里亚这个国家的命运所在。”
21:21<亚德里恩> “你说话的方式救了你,希望你的主人也同样令人满意。带路吧。”
21:21<ST> 妮妮安亚以流畅而轻盈的身姿跳下了马,对你行了一礼。
21:23<ST> 虽然原龙向前一拱的姿态似乎吓着了她,不过她很礼貌地保持了克制,女子站起身,从自己的袍服下取出五色的宝石和晶莹的钻石粉尘,在地面上绘出异教的符文,那是代表力量与通道的文字,由泰坦创造,赋予凡人匹敌神迹的力量。
21:24<亚德里恩> “喔……在南方人人都会学习这种戏法吗?”
21:25<ST> 在描绘完之后,动听的语声吟唱出一段悠长的咒歌,一道闪光的门拱在魔法阵上逐渐明晰起来。
21:25<ST> “并非如此,这是我们的皇后传授给她的侍从的小小伎俩,只为了迎接向您这样尊贵的客人。”
21:26<亚德里恩> “拥有知识的人是值得尊敬的,我开始对你的主人感兴趣了。”
21:26* 亚德里恩 大步跨过光之拱
21:26<ST> “瓦提里亚的道路漫长而枯燥,即使每隔十里就设置一道驿站,对于我们的尊贵的客人来说还是太过无聊了。”
21:29<ST> 虽然对于亚德里恩来说只是迈出了一步,但是转瞬之间就进入一片散发着浓郁香气,脚下兽皮如草茵的宽敞境地还是叫人印象深刻。和以前经历过的传送比起来,这闪门扉完全没有带来传送魔法特有的晕眩与不适,就像是理所当然地推门而入。
21:31<ST> 在亚德里恩的面前,一张叫他回想起故乡的长桌横陈于眼前,上面堆放着烤德酥脆的乳猪、淋了柠檬碎丁的孔雀和切成三层,填满陷料的鳟鱼,以及大壶大壶的醇酒。
21:31* 亚德里恩 沿着长桌向主位看过去
21:32<ST> 空荡荡的主位旁,一名身着黑色连身长裙的华贵女子提着酒壶对亚德里恩欠了欠身。
21:32<ST> “您经过了漫长的跋涉,想必腹中空空,我们敬爱的北方王子啊。”
21:34<亚德里恩> “好客的东道主应当被赞美,瓦提里亚的皇后陛下”
21:36<ST> “请随你喜欢的称呼我吧,年轻的勇士,但是在那之前,请落座在此,让我为你洗去旅途上的风尘。”
21:37* 亚德里恩 摇摇头,伸手从桌上的面包盘掰下一块面包,在盐碟里蘸了蘸
21:38<亚德里恩> “如果接受面包与盐的款待,我就算是这里的客人了……不过在见到你之后,我好像改变了主意。”
21:38<ST> 摩格丝是魔女的名讳,而曼菲琳的意思则是海之女王,萨伦琳恩意指掌握星之厅的神名,对于亚德里恩来说,眼前的女人似乎平凡无奇、她没有穿戴任何具有魔力的饰品,也没有感受到一丝魔力运作的影子。
21:39<ST> 但正因为如此,她内在的力量才格外令人注意,如果她不是强大到不需要依靠魔法,就是早就掌握了将魔法在神的眼前也藏的好好的能力。
21:39<亚德里恩> “本来作为出征的代价,我会索要我所劫掠的战利品的一半,不过现在……我打算劫走你作为战利品,尊贵的女主人啊”
21:39<ST> “你的欲望让我非常的荣幸,年轻的王子。”
21:40<ST> 萨伦琳恩——让我们用她在这个国家的名讳来称呼她吧,露出了微笑,假如之前亚德里恩曾经在妮妮安亚上感受到身为女性的美丽,那么和眼前的女主人比起来那完全是一种误解。
21:41<亚德里恩> “如何?你有抵过半个国家的价值,所以让我来听听你的答复吧”
21:42<ST> 瓦提里亚的皇后身上有着一种叫人无法理解,甚至在深入理解后会感受到恐惧的美艳,她一身漆黑长裙,黑发如绢丝直达足踝,肌肤比象牙略深而散发着细致的光泽,双眸是浅浅的金色,宛如晴朗夜空中的晓月般引人着迷。
21:44<ST> 听到亚德里恩的话语之后,皇后的脸颊上泛起了一缕红晕。如果勉强要在亚德里恩见过的女人里选择一个笑容和她媲美,或许只有在风暴列岛女王希尔薇拉可以与之媲美,只是,在凝视着萨伦琳恩的脸庞的时候,不知为何,希尔薇拉的脸容就逐渐从亚德里恩的脑海中淡去了。
21:44<亚德里恩> “……嗯?”
21:44* 亚德里恩 晃晃脑袋,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21:45<ST> “女人的答复在男人的任性跟前,难道会有什么重要性吗?”
21:45<ST> 萨伦琳恩举起一块湿润的丝绢,轻轻擦拭着亚德里恩堆满了风尘的胸膛。
21:45<亚德里恩> “唔哈哈哈哈……我喜欢这个回答,就算你说不行,我也会用抢的。不过我是一个慷慨的人,所以我会先履行约定。”
21:45<ST> “一个只身横渡风暴之海的男人所提出的要求,难道我能够反抗吗?”
21:46<ST> “北方的王子啊,你有着战神一般的身体和孩童般可爱又可恨的天性,对于女人来说,你这样的人是最为致命的。”
21:47<亚德里恩> “说的好听……”
21:47<ST> “隔着这城墙一般强固的胸膛,我可以感受到在你胸腔中跳动的力量,以及流淌在你血管中火焰般的欲望。”
21:48<ST> “比起这个国家的所有男人,你的野性和你的渴求都如同太阳一般夺走了他们全部的光芒。”
21:48* 亚德里恩 吞下面包与盐,又抢过萨伦琳恩手中的酒壶一饮而尽
21:48<ST> “我是你的了,但是……”
21:48<ST> 萨伦琳恩举起另外一块丝绢,轻轻擦拭着亚德里恩的嘴角。
21:49<亚德里恩> “而你,就像是最烈的酒,当我与你相遇时,我胸中的火焰就无可遏止地蔓延燎原,说吧,你的要求”
21:49<亚德里恩> “没有男人能拒绝你”
21:49<ST> “我和你都被一个神圣的礼仪束缚着,那就是……”
21:49<亚德里恩> “嗯,是什么?”
21:49<ST> 她微微一笑,晶莹而饱满的双唇弯成了一个调皮的弧度。
21:50<ST> “在你把这些东西吃完以前,我只能是一个服侍你用餐的侍女。”
21:50<亚德里恩> “相信我,那用不了多少时间”
21:50<ST> 萨伦琳恩抬起手,在长桌上足以喂饱一百个人的食物前晃了晃自己艺术品般俏丽而纤细的手指。
21:51<ST> 实际上,那还是花费了比亚德里恩预期还要久的时间。
21:52<ST> 虽然在北方战士们聚餐的长桌上亚德里恩曾经和自己是叔父互相面对面,大吃大喝了三天三夜,但那个时候长桌上的食物堆成小山却也还是会减少的,只是在萨伦琳恩的客厅里,那流淌着肉汁的牛排、浸泡在胡椒和豆蔻中煮出来的鹿肉以及各式各样的食物却似乎源源不断。
21:53<ST> 好像有一整只军队配合着蛮人的食量在举盘上菜,而在大厅一段盘踞着的原龙也在吞下四头烤牛后宣布投降,翻着肚子在一边抽搐。
21:54<亚德里恩> “这也是……魔法的……一部分吗?”
21:54* 亚德里恩 嘴里塞满了烤肉,说话有点含糊
21:54<ST> 萨伦琳恩就和所有的女主人一样,殷勤地服侍着亚德里恩,提他倒酒,换餐巾,将食物放在他的眼前。
21:54<ST> “并不是这样,我可爱的王子。”
21:54<ST> “这是你的好胜心。”
21:55<亚德里恩> “这样啊……与自己搏斗也是一种乐趣……”
21:55<ST> 抬起怎样都不曾弄脏分毫,如同玉石雕琢般的指尖,女主人拨开额前柔软的黑色绢发。
21:56<ST> “啊啊,但是,或许我的耐心会在那之前被消磨完毕呢,我不知好歹的客人。”
21:57<亚德里恩> “好吧好吧……”
21:57* 亚德里恩 举起双手
21:57<亚德里恩> “面对如此可爱的恶作剧,我还能说什么呢?”
21:57<ST> 隔着长桌,萨伦琳恩提起一个银质的酒壶,将琥珀色的酒线注入亚德里恩身前的杯中。
21:59<ST> 随着这个动作,亚德里恩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两团纯白且具有不可思议弹性的浑圆物体在漆黑的蕾丝下微微被挤出既有的空间,如果说她的身上存在魔法,或许这就是魔法的来源。
22:01* 亚德里恩 从座位上跳起来,拉住萨伦琳恩的手,将他从长桌上拖过来,翻过身来压住
22:01<ST> 反射烛台火光的,完美的弧线不知不觉已经注满了杯子,但是女主人并没有将它撤去的打算,微微摇曳的琥珀色杯中慢慢隆起,接着化作小小的瀑布流泻到了桌上。
22:01<亚德里恩> “现在……用餐时间结束了!”
22:01<ST> 萨伦琳恩发出小小的低呼,松开了手,酒壶应声落到了地上。
22:01<ST> “这要看我们可爱的客人的意思,不是吗?”
22:02* 亚德里恩 低头吻住女主人的唇,粗暴地吸吮
22:04<ST> 虽然亚德里恩才是千杯不醉的那一个,但是萨伦琳恩的口中却充满了比之前喝过的所有的酒都要浓烈而叫人迷醉的醇香,亚德里恩的舌头似乎融化在了她温柔而挑逗的回应中,甘甜而带有某种花瓣香味的酒液迷醉着蛮人的感官。
22:05<亚德里恩> “我要你……”
22:05<ST> “哦……你的粗暴可比你的外表更像你故乡之地的人……”
22:05* 亚德里恩 开始伸手撕碎碍事的遮蔽物
22:07<ST> 随着亚德里恩的动作,名贵而装饰着繁复花边的长裙从中被一丝两半,饱满而挺耸,有着完美形状和惊人柔软的双峰在女王若有似乎的遮掩下弹入了蛮人的视线。
22:08<ST> 萨伦琳恩发出不知是笑声还是惊呼的一声轻响,但并没有逃开。
22:09<ST> “如果王子你不介意的话,让我们到床上去好吗?”
22:09* 亚德里恩 一手托起萨伦琳恩的乳房,用力将一团软腻揉成各种形状,另一只手环住皇后的腰,将她一把抱起
22:09<亚德里恩> “不,就在这里。”
22:10<ST> 挨着亚德里恩的耳畔,萨伦琳恩轻柔而无奈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
22:11<ST> “唉,既然如此,不拘礼节的战士,我任性又粗野的爱人啊,请尽可能的,对我温柔一些好吗?”
22:12* 亚德里恩 分开萨伦琳恩的双腿,缓慢地进入
22:12<亚德里恩> “当然,不过,温柔是什么?”
22:13<ST> 随着亚德里恩粗暴又娴熟的手势和北方战士特有的爱抚,原本只比象牙略深的肌肤很快染上了欲望的潮红和酒精才能带来的热度,萨伦琳恩微微开启了双唇,一个音节之后,若有似乎的喘息染着迷人的旋律漾满了亚德里恩的耳畔。
22:14<ST> “至少,对你们北方的男人来说……那就是……不要……把你的女人……弄得太疼……啊?”
22:15<ST> 空无一人的大厅之中,两个人结合的影子被烛光拉长,虽然萨伦琳恩以南方女性的标准来说算得上高挑,但和亚德里恩比起来,她依旧显得娇小而软弱。
22:16<ST> 尽管如此,对于蛮人精力过剩且丝毫也不怜香惜玉的劲头,瓦提里亚的皇后却以女性的宽容和温柔加以承受——或者不如说是享受吧。
22:18<ST> 当然,在另外一方面,她完美无瑕的肉体和亚德里恩从未经历过的,能够将他可怕的凶器照单全收又紧紧缠绕不放的秘所,以及两人交媾时充盈在整个空间之中魔法般的香气、乐曲和醉人的甜美则更是之前在梦境中也未曾体验过的想象。
22:19<ST> 当亚德里恩从情欲和快感中挣脱出来以后,自己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铺上。
22:20* 亚德里恩 平躺着伸展开四肢
22:20<亚德里恩> “奇妙……”
22:21<ST> 几分钟前满是汗水的滑腻肌肤熨贴在蛮人遍布伤痕的肌肤上,在濒临高潮的边缘扭动着白蛇般的腰肢,把两个人一起推向欲望高潮的萨伦琳恩软绵绵的身体趴在蛮人的胸膛,脸颊则枕在亚德里恩的肩上。
22:21<亚德里恩> “你的身体,真是奇妙……”
22:22<ST> 虽然只过了这么点时间,但是当她转过脸注视着亚德里恩的时候,一股欲火又重新从男人的体内燃起,仿佛从未曾被熄灭过一样。
22:22<ST> “对于女人来说,你也是一种难以想象的体验,我北方的王子。”
22:23<ST> “那么,你还要继续在这个房间待下去吗?还是……你有其他想做的事了?”
22:23<亚德里恩> “虽然时间和场合都不太合适,不过我们还是来谈谈正经事吧,为了能够像个汉子一样夺取你”
22:23<亚德里恩> “来说说把我找到这里的本意,那个应该由我打倒的男人吧”
22:24<ST> “哦……这件事……”
22:25<ST> “法兰尼亚。”
22:26<ST> 顺理成章一般地,从她的口中脱口而出的这个国家,是亚德里恩此行本来的目的。
22:27<ST> “这个国家是我想要夺取的东西,但我的丈夫,瓦提里亚的国王和他十万人的军队都未能做到。”
22:27<ST>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蛮人钢铁一般的肌肉和其他比钢铁更加坚硬的部分。
22:28<ST> “我想,在见过你之后,我不应该为此感到生气或失望,毕竟和你相比,他们都不算是男人。”
22:29<亚德里恩> “我会做到的,继续说,说说阻碍你达成愿望的那个人”
22:30<ST> “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命运之索将他捆缚在了另外一个国家,而并没有那么容易挣脱。”
22:30<ST> “但另外有一个,阻挡在我和那个国家跟前。”
22:30<亚德里恩> “命运吗……虽然只是替代品,不过我索要的报酬可不能打折扣”
22:33<ST> “那是当然,我贪得无厌的战士,那个人的名字叫做科纳尔·塞尔纳克,一个高强的战士,曾经屠龙之人,命运送来的一道阻碍。”
22:33<亚德里恩> “屠龙吗……看来南方温暖的空气也能孕育出强大的战士。我很高兴……”
22:34* 亚德里恩 不由地低声笑了起来
22:34<ST> “他接替无瑕的骑士守护那小小的国家,他更狡猾,更凶狠,他的剑受过战神的祝福,一次能够斩下百名战士的头颅。”
22:35<ST> “你以为这只是又一次简单的征讨,那就不对了,已经成为我男人的王子啊,我必须告诉你,他可能是你生平所见最强大的对手。”
22:35<ST> “而我期待着你的归来,然后,与我一起统治这个国家。”
22:36<亚德里恩> “这正是我想要的,美丽的萨伦琳恩啊,想到能与强敌一决生死,我的血就在沸腾。我会出征,饮下敌人的鲜血,然后归来。”
22:37<亚德里恩> “即使美丽如你,也无法平息我战斗的渴望。今日也是战斗的好时节,我将即刻出发。”
22:37<ST> 萨伦琳恩抚摸着亚德里恩的脸颊,在他的嘴唇和额头上先后留下了灼热的亲吻,并且低声说出了一句祝福的话语。
22:38<ST> 她美丽而动人的脸庞和混合了圣洁的少女与举世无双的娼妓两种特质的笑容让人难以忘却。
22:39<ST> 以至于稍后瓦提里亚的国王虽然接见了亚德里恩,并且派遣了20名骑士和两千人的军队,亚德里恩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22:39<ST> 蛮王一路狂奔,直到法兰尼亚的城墙下。
22:40<ST> 虽然越过了不知多少的溪流,跨国不知多少道峡谷,翻过不知多少个峰间,澎湃的战意却始终未曾削减。
22:41<ST> 科纳尔在法兰尼亚外部下了七道防线,这天才的战士通晓世间所有的战争之道,他在沿途的每一条道路上都部下陷阱、在土中埋下致命的尖刀
22:42<ST> 用松软的地形伪装成塌方的陷阱、用激流将进犯的敌人冲入湍急的大江、养育狼群在半途围杀冒昧的闯入者
22:43<ST> 在最后则用浓雾掩护神出鬼没的军团围攻入侵到国境内的敌人
22:43<ST> 当一切都没有效果后,战士骑着一条多头龙杀向了亚德里恩。
22:44* 亚德里恩 站在原龙背上迎上去
22:44<亚德里恩> “了不起的战士啊,终于见到你了!”
22:45<ST> 两个人交手的第一天,亚德里恩被战士用长枪钉在了地面,而他的剑切断了战士的左手。厮杀的巨兽的血溅射到山野之间,他们狂野的战斗气氛让数里间所有的野兽都为之疯狂,彼此撕咬残杀。
22:46<ST> 科尔纳一言不发地应对着蛮人的斩劈,打量着自己的对手,之后,他撤退了。
22:47* 亚德里恩 把长枪从胸口拔出来
22:47<亚德里恩> “一定是没吃饱的缘故……”
22:47<ST> 大地疗愈了亚德里恩的伤势,赐予他力量拔出了体内的长枪,蛮王站起身,走出浓雾又向前走了一天。
22:48<ST> 科尔纳带着投枪和十二把长矛出现在了亚德里恩的眼前,所有的投枪和长矛都嵌入了蛮王的胸膛,让他慢了下来,而蛮王反手掷出的血斧则夺走了卡尔纳的一只眼睛。
22:49<ST> 在继续慢下来的亚德里恩重新积蓄起力量向前走没过多久之后,法兰尼亚的城墙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科尔纳也在神的使徒的治疗下得到了健全的手臂。
22:49<ST> “北方的怪物啊,你为何而来!”
22:50<ST> 在城墙上,之前始终一语不发的战士抽出了那把传说中的剑,指向了亚德里恩。
22:50<ST> “在这个小小的国家没有值得你掠夺的财产,也没有足够的人可以让你当作奴隶,只有一个可怜的寡妇和一群软弱但善良的愚人。”
22:51<ST> “北方的巨兽啊,你为何来,你要从这里拿走什么!?”
22:51<亚德里恩> “我乃肯塞王的侄子,北方的勇士亚德里恩,我受瓦提里亚皇后的邀请而来,作为雇佣兵向你发动挑战”
22:51<亚德里恩> “至于我的报酬,当然,那个使用圣剑的勇士不在稍微有些遗憾,但与你交战本身就已经使我满足。”
22:52<亚德里恩> “来吧,天神赐予我等健壮的双臂,让我辈的剑与矛锋利,不就是为了让我等自相残杀吗?”
22:52<ST> “雇佣兵?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负担得起你这样的士兵,即使瓦德里亚半数的国土对你来说也不值当,听我的话吧,北方的勇士,那个国家的人绝非善类,他们不懂得怜悯与光荣,也不知晓战士真正的荣耀。”
22:53<亚德里恩> “只有最血腥,最激烈的战斗,才能使天神愉悦,使我们的心灵满足!不要在意我的雇主,也忘掉荣耀与怜悯吧,来与我战斗,战斗,战斗!”
22:54<ST> “当然,我可以与你战斗,我也打算与你战斗。战士的血同样在我心中沸腾,纵使我已经知道我不是你的敌手,死在你的剑下也会是我穷尽毕生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局。但是,亚德里恩,你觉得你需要多久可以拿下我科尔纳·塞尔纳克?”
22:55<亚德里恩> “唔……如果你有意让战斗延续下去,恐怕我的双手都不够数清战斗的天数”
22:55<ST> “那么来吧,让我们用一种比较有效率的战法。”
22:56<ST> “只用一击,不要闪避对方的剑,我和你之间或许有一个会死,或许全都会死。”
22:57<ST> “倘若你是活着的那一个,就走进法兰尼亚的城门吧,这座城的人将会把你迎入其中,请你务必温柔地对待它。”
22:57<亚德里恩> “很好,就让命运来判定谁应该回归英灵的宫殿,谁该在这尘世继续赢得荣誉吧!”
22:57<亚德里恩> “哦,温柔……我会尽量……”
22:58<ST> “倘若你死去,我会让世间传唱亚德里恩的名字,记述你的勇敢与愚蠢。”
22:58<ST> “啊哈,你这蛮人,我知道了,你不知道温柔的意思。”
22:58<ST> “那我来告诉你吧,那就是不杀,就是和平!”
22:58<ST> 科纳尔从城头一跃而下。
22:58<亚德里恩> “……我听过的温柔不是这个样子……但我答应你!就用你的血来换取我的温柔吧!”
22:59<ST> “我来了!”
22:59<ST> 他举起剑,那把剑是青铜所打造,刻满古老的符文,其中蕴藏着雷电的力量。
22:59* 亚德里恩 杀意收敛成一点,聚集在灾风之剑的锋刃上,双手握剑,将巨剑斜举过肩
22:59<亚德里恩> “——————”
23:01<ST> 宛如一道击破天空与大地的流星,传奇的战士将剑平,随着落地的冲击完美地向前一松,剑尖贯入了亚德里恩强壮的胸膛,撕开肌肉,碎裂骨骼,直接洞穿了心脏。
23:01<亚德里恩> “杀!”
23:01<ST> 而一道媲美神怒的轰雷在同时于亚德里恩的体内炸裂开来。
23:01* 亚德里恩 怒吼一声,用肌肉钳住刺入体内的剑锋,身体回转,挥动灾风之剑,砍向科纳尔的脖颈
23:02<ST> 强猛的能量席卷了亚德里恩的四肢百骸,剧烈的痛楚撕裂了蛮王的每一道神经,沸腾了他浑身的血液——
23:02<ST> 却只是让他变得更快。
23:03<ST> 无与伦比的感觉包围着他,随后的斩击快到让带起的剑风切裂了法兰尼亚的城墙,卷起雷霆的灾风直接将数百尺宽的石墙搅成了碎片,十几名法兰尼亚的士兵也被卷入化作了肉泥。
23:04<亚德里恩> “糟糕……温柔……”
23:04<ST> 科纳尔·塞尔纳克无头的身体保持着挺剑的姿势站在亚德里恩的面前,头颅落在了亚德里恩的跟前。
23:04* 亚德里恩 把挥剑的余劲甩到剑尖,让巨剑插入大地
23:05<亚德里恩> “科纳尔,你是个好对手……”
23:05<ST> 亚德里恩忽然感到一丝微妙的感触从自己的心中扬起,缭绕在身上的闪电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女子的身影
23:05<亚德里恩> “……”
23:05<亚德里恩> “……”
23:05<ST> 她最后环住了蛮人的脖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23:06<ST> 地上,科纳尔的头颅扬起眼皮,注视着亚德里恩。
23:06* 亚德里恩 突然觉得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23:06<亚德里恩> “……我答应你,今天不会再有人死了。”
23:07<亚德里恩> “波雷莫的亚德里恩——杀了——科纳尔——战争——结束了!”
23:07<ST> “……”
23:07* 亚德里恩 仰头怒吼
23:08<ST> 在听到了亚德里恩的话之后,科纳尔闭上了眼睛,而他被切开的颈部终于喷起了一蓬血花,战士的身体倒了下去。
23:08<ST> 而在这一天,曾经由伟大的无瑕骑士守护的法兰尼亚,沦陷了。
23:10<ST> 而在这同时,在阴影之中,无数骑漆黑的骑兵忽然显出了身影。
23:10<亚德里恩> “嗯……”
23:11* 亚德里恩 从地上拔出巨剑,横在肩上
23:11<亚德里恩> “你们是谁?”
23:11<ST> 骑士一语不发,只顾着穿过亚德里恩身畔,从城门越入了城中,放下由阴影和某种物质所造就的长枪。
23:12<亚德里恩> “停下,今天这里不该再流血了”
23:12<ST> 在很短的时间里,哀嚎和忙乱的号角声就在城中响起。
23:12* 亚德里恩 愤怒地倒提着巨剑冲进城里
23:13* 亚德里恩 抓起一个正在投出长枪的骑士,将他狠狠摔在地上
23:13<ST> 不知是谁打翻了烽火,很快火焰的舌头就撩着了木架子,迅速扩大的火势又被逃窜的士兵和漆黑的骑士带到了更远的地方。
23:13<ST> 被亚德里恩摔到地上的骑兵爆散开来,化作了一团冰冷的阴影。
23:15<ST> 而在它身后,更多的骑兵源源不绝地跃入了城墙内,向着士兵们冲了过去。
23:16<亚德里恩> “……”
23:16<ST> “不要如此在意,尊贵的战士。”
23:16<ST> 在亚德里恩身后,妮妮安亚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23:17* 亚德里恩 转身扼住侍女的喉咙
23:17<亚德里恩> “这种做法,我很不高兴”
23:17<ST> 身披白袍的侍女跨骑在白马之上,雪白的喉咙在亚德里恩的挤压下发出了艰难的呼吸声。
23:17<ST> “咳咳……这是战争的法则,我的大人。”
23:17<ST> “瓦提里亚的法律就是如此……”
23:18<ST> “倘若您不喜欢这种行为,或许您应该让国王改变他的主意……”
23:18<亚德里恩> “国王……哼哼……”
23:19<亚德里恩> “你的主人在打什么主意我并不关心,但你们害得我食言了。作为一点小小的补偿……用你的生命……”
23:20<ST> 妮妮安亚轻轻抬起手,放在了亚德里恩的手臂上。
23:20* 亚德里恩 扼住妮妮安亚脖子的手逐渐用力
23:21<ST> “如果您高兴的话,我不会抵抗,但是……还请您能回到皇后殿下的身边——”
23:22<ST> 在蛮人强而有力的手指下,侍女的身体并没有挣扎太久就变得僵硬下来,不过亚德里恩并没有听到语气中骨头碎裂的声音
23:22<亚德里恩> “……”
23:22<ST> 似乎她的身体构造和自己捏惯了的人类并不相同
23:22<ST> 了无生机的肉体没有失禁,并且依旧温暖而诱人。
23:23* 亚德里恩 把妮妮安亚的尸体扛在肩头,转身向瓦提里亚的方向走去
23:24<ST> 着火的城市被丢在了身后,亚德里恩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走去,而此时的心情,和来的时候又显得不太一样了。
23:24<ST> “我的爱人,任性的战士,亚德里恩。”
23:25<ST> “你不打算回到我的怀中,和我一起统治这片大陆吗?”
23:25<亚德里恩> “我的爱人,狡猾的女人,萨伦琳恩”
23:25<亚德里恩> “你想要的真的是统治吗,还是一片充满死亡的国度?”
23:25<ST> 在他的前方,安坐于权座上的皇后温柔而妖媚,风情万种又纯情可怜地凝视着他。
23:26<ST> “我想要的,只是一片真正属于我们的土地……”
23:26<ST> ————————————————————————————————————————————————————————